? 胡懋仁:关于无产阶级民主的问题 - 宠物鼠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鼠 > 宠物美容 > 正文

胡懋仁:关于无产阶级民主的问题

发布时间:2019-06-11 15:57浏览量:189

胡懋仁:关于无产阶级民主的问题

  列宁在《无产阶级专政与叛徒考茨基》一文中,也专门论述了无产阶级民主的性质和意义。

其中特别提到,无产阶级民主比起资产阶级民主来说,不知要民主多少万倍。 对于这一点,可能有些人不是太理解。 那个时候,苏维埃俄国只是举行了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还没有开始建设社会主义。 所以列宁只可能讨论无产阶级民主,还没有可能讨论社会主义民主。

  从形式上看,今天社会主义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西方代议制在形式上,似乎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当然,有些人会认为,人家都是直接选举,我们这边虽然在基层方面也是直接选举,但我们这里没有人家那边的竞选,候选人似乎都是被指定的。 从某种角度上看,这样的方式也可能存在某种缺陷。

不过,我们恐怕还不能离开历史来讨论这样的问题。   在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全国人口中,有大约80%是文盲。 文盲就是不识字,不会写字,不能读书。

在这样的状态下,一下子搞什么竞选这样的直接选举,肯定会乱了套。

所以,由上级进行考察,从中挑选出一些在各领域中优秀,也具有一定代表性的人员,从中推出一些候选人,再进入选举程序。

这样的做法总比一上来就搞所谓竞选要靠谱一些。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没有金钱交易,不会出现用金钱买选票的事情。 在这个意义上,列宁说无产阶级民主比起资产阶级民主来,不知要民主多少万倍,应该就包括这样的意思。   西方的代议制,其实也是有着一定历史传统的。 甚至在法国大革命之前,欧洲的一些国家,也都有着近似的前民主的做法。 当然,这样的前民主也只是在贵族阶层中实行,并没有推广到全民的范围之内。

法国大革命之后,这样的做法就在各个欧洲各个资本主义国家普及开来。   这样的民主形式有着一定的合理性,主要是符合西欧国家的历史传统,也符合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观念。 当然,其最根本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金钱越来越成为这种民主制度中的关键要素,而且成为公开的、明目张胆的、不加任何隐讳的因素。 这在资本主义制度中是正常的,合理的。

没有人会质疑,也没有人公开反对。   然而,对于社会主义的中国来说,完全照搬西方民主制度,是不是也要把这种金钱的要素全盘引进过来或许有人会说,我们只引进人家制度中好的方面,那种不好的方面我们不引进就是了。 问题在于,如果全盘引进了这样的政治制度,那么这种金钱因素的影响会避得开吗靠什么能够排除金钱的影响有这样的可能性吗显而易见,这样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在过去一些农村村委会的选举中,这种金钱的干预已经存在着出现的情况了。

而某省的人大代表选举也有过用钱贿选的劣迹。 这都是我们必须防范和反对的。

如果这种情况一旦泛滥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的人民代表大会就会成为金钱的奴隶,成为资本的工具。

那么为了绝大多数人民根本利益的社会主义制度必须变质,而成为少数人所代表的资本的代言人和利益维护者。

  无产阶级民主或者社会主义民主的意义并不只是在于选举的形式,更在于人民参与国家事务的广度和深度;在于人民提出的那些有价值有意义的意见和观点能不能在国家建设中发挥作用;在于人民对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监督机制是不是有效,是不是完善。

这也是社会主义民主的实质性问题。 如果不关注这些具体的内容与实质,只关注那些表面的形式,这可能就有点本末倒置了。

  中国社会主义民主中的协商机制可以说针对中国社会主义现实道路来说,可能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

这也是事实民主与实质民主的一个重要的方面。

在西方民主制当中,一人一票是最重要的方式。 那么这样的方式表面看起来是少数服从多数,没有什么不合理的。

然而,当双方的人数相差不大的时候,例如所谓51%与49%这样的状态时,那是不是表明着那49%的人,就必须要服从51%的人的意见49%的人的意见与利益就可以被完全忽视如果实行所谓一人一票,应该就是这样的结果。

这样的结果真的合理吗从程序上看,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从实质上来看,这样做的结果是不是会导致社会上的一种对立和分裂完全不顾那占有那么高比例的少数人的意见、感受与利益,就真的无可厚非吗  而协商民主就是要解决这样的矛盾和问题。

双方意见不太一致,双方的利益有某种冲突,只是单纯的支持一方,而不顾另一方的做法,看上去很合理,但这样决策的结果一定会留下不少的麻烦与后遗症。

这对社会的稳定、和谐与发展都是不利的。

英国脱欧就表现出这种做法的严重弊端。   我们的社会主义民主确实还是有不少缺陷的。 这些缺陷在整体国家制度在不断地发展与建设中应该得到进一步的完善。

这需要时间,需要一个较长时间的过程。 我们不能因为现在还存在着的这些缺陷,就对其进行完全的否定。 这种做法是草率的,是不负责任的。   无论是什么时候,民主都只是一种手段,而不应该成为所谓最终的目的。

手段是为目的服务的。 目的是为了中国最大多数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这一点是最关键的,也是最重要的。

忽视目的而强调手段,这本身就是一个误区。 而有时候,这样的误区是要出大问题的。

    上一篇:汇添富沪深300安中指数(000368)基金基本概况 下一篇:村支书马豹子的“魔术经济学”